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了?
  • 《映像中韩》连载——崔致远与扬州
    2008-11-20 来源:

    琴意诗心

       唐代中国是一个大开放的时代,与世界上70多个国家建立了通商往来关系,其中与新罗的贸易、文化往来最为密切。675年新罗统一朝鲜半岛大部分后,直到唐末,始终和唐朝保持着友好关系。两国互遣使节,不断从陆海两路往来。新罗王经常派遣使臣带着珍贵礼物来到长安,唐朝也给新罗以厚礼答赠。新罗商人来唐贸易的很多,北起登州(今山东蓬莱)、莱州(今山东莱州),南到楚州(今江苏淮安)、扬州,都有他们的足迹。新罗商人给唐朝带来牛、马、苎麻布、纸、折扇、人参等,从唐朝贩回丝绸、茶叶、瓷器、药材、书籍等。

      新罗人不但积极与大唐王朝通商,还广泛研究中国的政治、历史、哲学和天文、历法、医学等。在唐朝的外国留学生中,以新罗人最多。837年旅唐的新罗学生多至216人。840年学成归国的新罗学生一次就有105人。中国的政治、经济制度对新罗的影响很大。8世纪中期,新罗仿效唐朝的政治制度改建自己的行政组织,中央设执事省,相当于唐的尚书省,执事省下设三府三部,相当于唐的六部。8世纪晚期,新罗也采用科举制度来选拔官吏,以儒家经典作为考试内容。新罗都城平壤是仿长安、洛阳建成的,也分宫城、皇城和外郭城。675年,新罗开始采用唐朝的历法。新罗医学博士用《本草经》等中国医书教授学生。朝鲜半岛的文化对唐朝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他们的音乐很受我国人民的欢迎,唐太宗设置的十部乐,其中一部就是高丽乐。

      在新罗与唐朝的交往历程中,最重要的城市便是当时的主要通商口岸和东南重镇扬州,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便是被称为“中韩交往第一人”并在扬州从政达四年之久的崔致远。

      被誉为“中韩交流第一人”的崔致远塑像。

      崔致远,字孤云、海云。新罗宪安王元年(857年)生于王京(今韩国庆尚北道庆州市)沙梁部。他自幼聪慧好学,唐懿宗咸通九年(公元868年),12岁的崔致远肩负着父亲对他““十年不第进士,则勿谓吾儿,吾亦不谓有儿”的期望入中国唐朝求学。入唐后,他“追师学问无怠”,父亲希望儿子十年及第,儿子却只用了六年不到的时间。公元874年(唐僖宗乾符元年),十八岁的崔致远就考中了专门针对朝鲜、日本、越南这些周边国家留学生的公务员资格考试——“宾科”进士。

      韩国庆州崔致远故居。

      按照唐朝的制度,进士及第只是获得了一个“出身”,就是做官的资格,正式授予官职还需经过吏部的“选试”,考试内容主要为身(形象)、言(谈吐)、书(书法)、判(思维)四方面。崔致远及第后,为等官位空缺就等了两年。两年里他“浪迹东都,笔作饭囊”,在唐朝东都洛阳,以诗赋交游士林。终于,在当年的主考官原礼部侍郎裴瓒的帮助下,公元876年(乾符三年),获授江西道宣州溧水县尉。在溧水,崔致远在公务之余,专心从事文学创作,著有诗词文赋5卷,后结集成书,名《中山覆篑集》,“中山”是溧水县的别号。该书是韩国文学史上第一部个人文集,对后世影响深远。

      唐僖宗广明元年(880年),淮南节度使高骈聘请崔致远任从事巡官,执掌军事文书。崔致远从此便来到了号称“扬一益二”淮南道治所的扬州。唐朝时期的扬州,是全国的粮赋重镇和南北的交通要津。唐王朝在安史之乱后,北方为藩镇割据,中央已不复能治,只能仰仗东南来支持统治。而地处吴头楚尾的扬州地位便空前地重要起来,本来就很发达的城市经济更如繁花着锦、烈火烹油,其繁丽奢华之景,今天翻开任何一本唐诗集,都能触目所及,在此不再烦述,而能在唐朝时到扬州为官,自然是许多士人梦寐以求的好事。

      扬州大都督府衙遗址。崔致远在此入幕四年间,以文会友,与唐代诗人罗隐、杜荀鹤等人友谊甚厚,互有唱和,与新罗来扬的官员、商人来往频繁,促进了扬州和新罗的政治、经济交往。(扬州崔致远纪念馆供图)

      扬州大都督府、淮南节度使衙署遗址纪念石碑。唐淮南节度使高骈正是在此地,聘请崔致远任从事巡官,执掌军事文书。(朱苏文 摄影)

      “崔致远经行处”纪念碑。经考古勘查,此地当衙成通往罗城的必经之处,旧时河上有桥。唐僖宗光明元年(公元880年)至中和四年(884)年间,时任淮南节度使堂书记、侍御史、都统巡官的新罗崔致远常往来于此。(朱苏文 摄影)

      高骈文武兼资,崔致远在他的幕下,其杰出的文学和政治才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他也因此受到高骈的赏识和信任,被辟为都统行官、掌书记。当时黄巢率众起义,朝野震惊,为稳定政局,安定民心,崔致远受命高骈执笔撰写了《讨黄巢檄》,一时天下传诵。唐僖宗封其为殿中侍御史,赐“紫金鱼袋”。为加强扬州城的防御能力,他协助高骈修筑扬州唐城羊马城,撰写了《筑羊马城祭土地文》。公元881年高骈特赐崔致远署充馆驿巡官,职掌消息传递、公文投递、官物转运、来往官员接待等事宜,他还多次参与淮南军事活动,被特授为都统巡官,他自称这一段时期是“称心怀捧檄之荣,满口咏从军之乐”,他还随高骈出师东塘(今湾头附近),教阅军队。无疑,这段时期,崔致远的生活是得意而优裕的,于是,在扬州的四年,也成了崔致远文学创作的丰收期。

      桂苑。崔致远刻励为学,勤于笔耕,创作了大量的诗词作品,后择优编成《桂苑笔耕集》,收录了崔致远在扬州工作生活期间的大量公文、信札和诗作,不但留存了许多晚唐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方面的珍贵史料,同时也是研究崔致远本人和唐代扬州历史的重要依据。(朱苏文 摄影)

      崔致远入幕四年间,以扬州为中心,以文会友,与唐代诗人罗隐、顾云、张乔、杜荀鹤等人友谊甚厚,互有唱和,与新罗来扬的官员、商人来往频繁,促进了扬州和新罗的政治、经济交往。他刻励为学,勤于笔耕,创作了大量的诗词作品,后择优编了一部传世文集《桂苑笔耕集》二十卷,收录了崔致远在扬州工作生活期间的大量公文、信札和诗作,不但留存了许多晚唐时期的政治、经济、军事方面的珍贵史料,同时也是研究崔致远本人和唐代扬州历史的重要依据。他的诗歌题材广泛,风格多样,语言生动,情感真挚,散发出浓郁的唐风诗韵。他赞美扬州的四时景致,如《秋夜雨中》、《山阳与乡友话别》等,都以感情真切、深沉著称:

    《秋夜雨中》

    秋风唯苦吟,世路少知音。

    窗外三更雨,灯前万里心。

    《山阳与乡友话别》

    相逢暂乐楚山春,又欲分离泪满巾,

    莫怪临风偏怅望,异乡难遇故乡人。

      《桂苑笔耕集》也是韩国第一部汉文诗文集,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文学价值,被韩国后代学者称为“东方艺苑之本始”。中国著名史学家范文澜评价此书是“一部优秀的文集,并且保存了大量史事。”(《中国通史》第4册)。

      唐僖宗中和四年(公元884年),时年28岁的崔致远,获准为唐朝国信使离开扬州回新罗。“既传国信兼家信,不独家荣亦国荣”,崔致远衣锦还乡,对大唐还是依依不舍的,这里有赏识他的恩师,知遇他的长官,志趣相投的朋友,或许还有两情相悦的红颜。在给朋友杨瞻进士的信中,他希望“好把壮心谋后会,广陵风月待衔杯。”另一首题为《女道士》的诗中写道:“每恨尘中厄宦途,数年深喜识麻姑。临行为与真心说,海水何时得尽苦?”

      崔致远回国后,新罗宪康王封他为侍读兼翰林学士、守兵部侍郎知瑞书监。894年向真圣王献时务策10余条,官至阿餐。后屡遭诬陷,外放为大山、富城郡守。因对现实不满,隐居伽倻山,不知所终。

      韩国庆州崔致远读书处故址。

      崔致远诗歌中的一些有社会意义的作品,大多是在他回国之后创作的。新罗末季,社会混乱,到处爆发农民起义。他的诗歌虽然没有直接反映这些尖锐的社会问题,但是已经和前期不同,有些作品已能反映出乱世的黑暗和污浊的社会面貌。《寓兴》一诗,写冒险家、名利之徒“轻生入海底”的丑态。五言律诗《古意》,以拟人化的手法,写狐狸变作美女、化为书生以欺骗世人,讽喻某些人的伪善面目。《蜀葵花》对地位卑贱者表示同情,影射新罗严格的等级制度。《江南女》可能创作于在中国生活期间,描写富家女儿娇纵放荡的生活,同情“终日弄机杼”的贫家少女。《三国史记-乐志》载有他的《乡乐杂咏五首》,具体、生动地描写了“金丸”、“月颠”、“大面”、“狻猊”、“束毒”等五技演出的盛况,成为研究朝鲜古代歌舞的珍贵资料。

      崔致远回国后常年隐居寺庙,热心佛教活动,写了不少碑铭、赞文、愿文、僧传之类的文字。其中最著名的四篇刻在石碑上的铭文,被后世称为“四山碑铭”,分别是:《无染和尚碑铭并序》)、《真监和尚碑铭并序》、《大嵩福寺碑铭并序》、《智证和尚碑铭并序》。请注意,这些括号里的数字都是韩国国宝序列号。

      崔致远除了诗文外,受到唐代传奇小说的影响,也擅长小说,他的传奇小说《红女仙袋》在韩国广为流传。这篇著名的小说还有一段浪漫的传说:

      符年间,即公元874年,崔致远18岁中唐朝宾贡科进士后,不久即来到溧水(今南京郊县高淳固城)任县尉,次年,崔致远来到招驿站踏青赏花,发现不远处有座古坟,问随从,随从回答说此坟名为“双女坟”,墓中葬着一对因不满父母包办婚姻而自尽的姐妹。崔致远闻言感慨良久,逐题诗一首在墓碑上。诗中云:“谁家二女此遗坟,寂寂泉扃几怨春,形影空留溪畔月,姓名难问冢头尘……”题毕仍觉伤悲不绝,回驿馆后又作《红女仙袋》小说,演绎二女夜半来驿馆访崔,各各题诗言情,人鬼相恋的动人故事。

      崔致远对中韩两国的文化交流作出了贡献,在中韩两国的文学史上都有着相当的地位。中国《唐书-艺文志》立有列传,《全唐诗》以及中国清末刊行的《唐宋百名家集》和《唐人五十家小集》中都收有他的作品。崔致远回国后被尊奉为韩国汉文学的开山鼻祖,有“东国儒宗”和“百世之师”尊称,在韩国影响极大,地位极高。高丽显宗十一年(1020年),朝廷追赠他为内史令,十四年又赠谥文昌侯。至今韩国人民还在先圣庙供奉他的塑像,纪念这位文学泰斗。近代,韩国学者积极收集整理崔致远遗文。1926年,崔氏后裔崔国述编成《孤云先生文集》三卷,共24篇。1972年,韩国成均馆大学文化研究院搜集增补遗作十四篇编成《孤云先生续集》。同年,又另编《孤云先生事迹》和《孤云先生年谱》,并将其与《孤云先生文集》、《孤云先生续集》及朝鲜活字本《桂苑笔耕集》合在一起,总编为《崔文昌侯全集》,共录崔致远文章三百四十八篇。

      位于扬州的“新罗崔致远先生纪念碑”。唐僖宗中和四年(公元884年),时年28岁的崔致远,获准为唐朝国信使离开扬州回新罗。“既传国信兼家信,不独家荣亦国荣”,崔致远衣锦还乡,对大唐还是依依不舍的,这里有赏识他的恩师,知遇他的长官,志趣相投的朋友,或许还有两情相悦的红颜。(朱苏文 摄影)

      扬州“新罗崔致远先生纪念碑”碑亭。(朱苏文 摄影)

      位于扬州的崔致远纪念馆。该馆是中国外交部批准的国内第一所外国人纪念馆,建设地点选在中国保存最为完好的古城遗址之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扬州唐子城遗址范围内。(朱苏文 摄影)

      崔致远是中韩文化交流史上的第一人,是永远值得我们纪念、景仰和研究的历史名人。他在扬州的四年,是他在大唐仕途的顶峰时期,也是他文学创作的高潮期,更是他为中韩文化交流作出重大贡献的时期。扬州作为崔致远的第二故乡和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一直致力于留存崔氏遗迹、研究崔氏文化、促进中韩友好。2000年扬州就提出了建设崔致远纪念馆的动议,同时开始着手有关崔致远的资料研究工作。2001年10月,扬州市举办了中韩经济文化交流周,召开了中韩崔致远学术研讨会,在崔致远遗迹地唐子城、铁佛寺、高丽坊等地刻碑为记,还筹建了崔致远史料陈列馆,韩国社科院理事长金俊烨先生亲笔题写了馆名。扬州举办了“来自新罗的友好使者——崔致远与扬州”史料陈列,生动展示了崔致远在扬州的业绩,赞颂了这位中韩友好使者,得到了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前总理姜英勋、社科院理事长金俊烨、二十一世纪友好协会理事长金汉圭、韩中亲善协会理事长李世基等一大批政要和崔氏宗亲会以及许多城市的政府、议会、经济、文化代表团和旅游团的一致好评。

      此后不久,扬州市人民政府决定中韩合作在扬州建设一座崔致远纪念馆,作为两国人民永久纪念、研究和展示崔致远的基地。2005年10月9日崔致远纪念馆项目获中国政府外交部批准并开工建设。

      崔致远纪念馆是中国外交部批准的国内第一所外国人纪念馆,建设地点选在中国保存最为完好的古城遗址之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扬州唐子城遗址范围内。这里不仅是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的扬州标志性地点之一,也是崔致远当年在扬州的供职所在地,纪念馆占地18亩,将建设成具有一定规模的、全面展示崔致远在扬州的业绩和研究崔致远的专门性纪念馆,纪念馆内设有纪念堂、展厅、研究中心等。纪念堂由纪念堂、纪念广场等建筑组成。纪念堂内塑造崔致远塑像,展示崔致远在扬州的有关场景和崔致远的著作《桂苑笔耕集》,陈列有崔致远生平、诗赋等。展厅主要展示崔致远在扬州供职、笔耕等场景,研究中心主要用于征集、收藏、展示中韩两国及各国专家学者研究崔致远的成果、论著、史料和文物等。全部工程将在2007年10月完工并对外开放。

      崔致远当年所在的扬州唐子城。唐朝时期的扬州,是全国的粮赋重镇和南北的交通要津,能到扬州为官,是许多士人梦寐以求的好事。(朱苏文 摄影)

      唐子城遗址延和阁。(朱苏文 摄影)

      2007年4月,温家宝总理访问韩国,他在4月11日举行的首尔中韩经济界午餐会上所作的题为《共同谱写中韩经贸合作的新篇章》的演讲中中提到“新罗文学家崔致远长期在中国扬州生活和工作,留下了著名的《桂苑笔耕》文集。”崔致远再次成为中韩两国人民热议的焦点。崔致远一生经历传奇,仙踪无迹,文章传世对朝韩文学界、思想界影响深远;如今,在中韩两国政府和民间的外交往来中,他被赋予了文化交流先驱的角色,益受尊崇。今年是中国与韩国建交15周年,也是中韩交流年。如今中国已经成为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最大的海外投资对象国,韩国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国、第四大出口对象和第三大进口来源国。去年两国人员往来接近500万人次。韩国在120所大学里开设了中文课,韩国在中国的留学生已达3.5万人。短短的15年,两国关系从广度和深度都取得了如此迅猛的发展,在国际关系史上是不多见的。如果崔致远先生仙踪再现于今日,也应该为此而欣慰,再度吟出“称心怀并耀之荣,满口咏知交之乐”的得意佳句了吧。

      (琴意诗心,原名徐飞,1971年生,江苏扬州人。苏州大学中文系毕业,现任扬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助理。曾参与编辑《寸心屋曲谱》、《红楼梦与扬州》、《郑板桥集外诗钞》等。)